钱柜娱乐生活网

发表于: 2016-1-6 10:37:45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|倒序浏览

本帖最后由 若水白 于 2016-1-6 11:22 编辑

  
走吧走吧走吧,不需要什么理由就出发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当还不是太老的时候,一定要出去走走,出逃也好,私奔也罢,其实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促使年轻的你去远方。


1 出发
忘记了什么时候动了去漠河的固执念头,可能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《春晚》开始前总是会放中国大年三十最东西南北端的人在干什么,其中就有漠河最北端的村子北红村,晨光中冒着炊烟,红灯笼,几尺厚的蘑菇雪,棕红色的小木屋,木屋一开门像舞台上的白烟雾铺面而来。现在我就窝在北红村的炕上敲字,外面气温零下四十多度,满天的星星和可以飘到俄罗斯的许愿灯,月亮透亮,站在外面呼一口气的话,鼻毛会马上结冰。


北红村的晨光
这叫啥?马拉车?
其实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,还一直在骂自己是不是神经病了,为什么要在最冷的时候往最冷的地方跑,身体受不了怎么办,脑子进风傻了怎么办,冻死在那里怎么办……而且大姨妈的日子也是这几天,在路上大出血冻成红冰渣,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。
最担心的是突然来大姨妈,潮涌,成了红冰渣渣,哈哈

有好几次,打开手机想把飞机票给退了,去成都?去丽江?去景德镇?去香港?再不济报个团跑去柬埔寨越南,也比冻死在漠河强。手在退票两字上停了几分钟,又放下手机,拉出我的小行李箱,开始把棉袄棉裤往行李箱里塞,然后洗了个澡闭眼睡大觉去了。
我常常犹豫很多事情,但一单决定了,再四五六七八犹豫也会去做。
凌晨四点半,被闹钟叫醒,迷迷糊糊中刷牙洗脸梳头发,闭着眼睛喝了袋牛奶,睁开眼睛滴滴了个车,又闭上眼睛把自己穿成了个狗熊。车子飞驰在夜色中,打开车窗拍了个照想去朋友圈装个逼,外面的寒风一下子把我吹醒,刷了几下,朋友圈还有几个失眠的,给他们几个点完赞后,我坐在后座真想捶胸大哭一场……
出票、托运、安检,走到43口候车区,有气没力地找了个空位坐下来,看着前方42号飞厦门的登机口,那些欢天喜地排队的人,真想灵魂出窍附在某个人身上去厦门。
望着地面发了会儿呆,抬起头的瞬间突然眼前被照亮了,一个长得超级帅的俄罗斯小伙子没找到座,歪着头倚在我前面的柱子上,皮肤奶白奶白,深陷的眼睛纯澈,脸部轮廓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,偷瞄了他一百多眼后,戴上耳机开始听谭维维的《如果有来生》:
“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等候鸟飞回来
等我们都长大了就生一个娃娃
他会自己长大远去,
我们也各自远去,
我给你写信,
你不用回信,
就这样吧。”
高晓松作的词,没想到这么丑的人还能写出这么美的词,又一次刷新了我的世界观。
车窗外的风景

2 卡兹国际青年旅舍
卡兹一角

一觉醒来,飞机已经准备降落,坐在我身边靠窗户说流利英语的俄罗斯帅气大叔,也睡醒了,伸出长满白色毛毛暴着青筋的手打开小窗户,刺眼的阳光一下子打在了我的脸上,蓬松着两天没洗的头发,头抵着前方的座位,又闭上了眼睛睡了十几分钟。
一出机场大厅,小心翼翼吸了口气,还行,没什么特别的,可是当我呼出那口气的时候,被深深的震撼了,一大串白色口气呼呼的冒出来,我兴奋极了,一直吸气吐气吸气吐气,那串被我吐出来的长串白气像极了小时候吹的肥皂泡泡。
我在那一直吹一直吹,突然一位大叔冲着我说,“丫头,你的行李放吗?!”
“放!”
我把行李箱交到他手里,然后吐着气往车门方向走去,可是他又把我叫住了,“你那嘎达干啥去啊?”
“上车啊。”
“钥匙你不要了啊。”
“????”
我又走回去,低头一看,发现所有的行李,不管大的小的全部用铁链子锁上了,每个行李配一把小锁。他把钥匙递给我,什么话都没有说,我吃惊地把钥匙链带到手环上,拖着笨重的一身衣服才移上了大巴车。想不通,为什么这里的行李要上锁啊。
飞机上在看顾城的《英儿》,全是床戏,看得我脸发红心直跳,下飞机百度了一下,原来只是顾城自己的想象,那个叫英儿的姑娘现实中爱的人叫刘湛秋。如果顾城不杀妻的话,活到现在也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了,像北岛。可他的世界从一开始就不食人间烟火,活不到老,会不会也是件好事?
上了大巴车,又抵着车窗睡着了,睁开眼的时候车子已行到了市里,平常的居住楼和商业区,新的旧的退了色的,街边商铺,超市小吃店五金店偶尔有个西餐厅,和别的城市没什么不同。城市就是这个样子,钢筋混泥土油柏路,只有现今的繁华程度与曾经的历史痕迹才能造就不同。
俄罗斯哦

大巴在中央大街附近停下来,提前从蚂蜂窝上订了卡兹国际青年旅社,地点是通江街82号,跟着导航找通江街82号,可越走越不对,问的第一个路人是位五十多岁穿貂的阿姨。
“小姑娘你走反了,去马路对面一直往前走,走三四个红路灯再往右转,然后再直行看街牌号找82号。挺远的,你过了几个红绿灯再问问人,我对那块也不是特别熟悉,别走错了。”阿姨很热情,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东北人都这么热情,一股脑的热情,让人感激得想流眼泪的热情。以前很多人都说“东北人坏心眼”,赵本山就是东北人典型“坏心眼”的代表,可真的来到东北发现东北人嘎嘎热情。
出去旅行就是这样子,总会击碎已经形成观念的道听途说。
哈尔滨的街道上全是冰,“哐当一下子摔倒了,恰好一辆车开来,因为路太滑没刹住车,眼瞪着车胎上了自己的脑袋,一秒钟压出了花儿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过哈尔滨的马路“压出脑花”的画面就会跳出来,吓得我赶紧呼扇走这个念头。
走了几个红绿灯,还是没有找到通江街,问了第二个路人,一个七八十岁的老爷爷和六七岁的小女孩,小女孩长得很水灵,一下子让我想到了林海音《城南旧事》里的小姑娘,眼睛大大的,粉红脸蛋,圆乎乎的,笑起来有深深酒窝,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性情眼神动作都像,说话有一股小女孩才有的调皮劲儿。她冲着我笑,笑得我很不好意思,她爷爷还没开口她就说了话。
“通江街啊,前面往右拐往右拐,头儿就是葱花江。”她把松说成葱。
“啊,是那个松花江吗?”
“是啊,葱花江。”
葱花江
中东面孔在画旅行笔记的大叔

终于找到了通江街,可却找不到82号,我走在他们前面,走啊走,一抬眼到了93号,折回来的时候又遇见了他们祖孙俩,小姑娘看见我拉着箱子还没找到地方,喜得她了不得。“你还没找到呀。”
“找不到82号。”
“这是77、79、81,81对面就是82。这边单号那边双号,你得到对面去找。”
恍然大悟,拉着箱子过马路,脑子里又闪现压脑花的画面,脚步放慢,别摔倒别摔倒。好不容易走到了马路对面,可找到82号的时候傻眼了,“犹太中心会堂旧址”,现在为音乐会堂,侧门还有个售票厅,这是个历史遗迹啊。我靠,这地能住吗?
想打开手机搜索一下,一掏出手机还没输入完,百分之三十的电量瞬间变成了百分之十,一度怀疑从京东买的手机是水货,后来才知道哈尔滨天气冷,手机电量储存能力弱,用完得赶紧放到暖和的地方捂着,或给它贴个暖宝宝。
没错蚂蜂窝上显示的就是“通江街82号”,怎么办,到哪里找卡兹旅社,我拉着箱子又往前走了一段路,在十字路口看到一个被着登山包的旅行者,马上尾随其后。看到他也在那个犹太人什么旧址停下来,我凑到他面前说。
“您是不是再也找卡兹国际青年旅社?”
“是。你是旅行的?”他敲了我一眼,鄙视的说。我也低头看了看自己卡通画的小拉杆箱。
“嗯。旅行的。”
“怎么不背包?”
“太沉了。这个地址不对啊。怎么找卡兹?”
“拉箱子太麻烦了,出去旅行背个包多省事。”他还在鄙视我拉拉杆箱。
“太沉了……我肩膀不太好。”
“往前走走吧,应该在前面。”低头看了我肩膀上只能放一个电脑包的帆布包,他又鄙视了我一眼,然后大步往前走,我马上拉着箱子跟着他,路太滑,我走得慢,以为好歹我是个姑娘,还不丑的姑娘,你得等等我吧,可是我们的距离越拉越大,没多久他就把我甩得老远。
一边在脑子里放映压脑花,一边拼命拉着箱子追赶他,过了好几个路口,他走到路边伸了伸手,完蛋,这是要打车把我彻底甩掉的节奏吗?怎么可以这样?!
当时的心情真的是欲哭无泪,第一次碰到这样一个不绅士的人。
可是他没打车,而是走到了马路对面,我顺着他指的马路对面看了看,看到那个黄色牌子,马蛋,卡兹国际青年旅社!原来我来来回回经过了两三次都没有看到……是通江街12号,82号是旧址。鄙视下蚂蜂窝。
卡兹国际青年旅行在通江街的街首,紧挨着中央大街,沿街往前走就是松花江,一到晚上街上全是烧烤摊,司机师傅说,上海做生意的多,北京当官的多,哈尔滨卖烧烤的多,全国烧烤属哈尔滨好吃。
在这里介绍找青年旅社的方法, 青旅和国际青年旅社很不同,一个旅游热点城市青旅可能有十几家,但国际青年旅社只有一两家甚至一家都没有。去旅行论坛搜索目的地城市,住宿那块排在最前面评论最多的一般不会太差,而且国际青年旅社需要提前一两周预定,赶上旺季最好一个月前就要物色。最好不要去住名气不大的青旅,特别是一个姑娘的情况,不说囚禁这种事情会发生,一个人出门要注意安全。
青年旅社也有自己的联盟,你会在一个青旅里面看到其他城市青旅的招牌,这一点比较好。趁年轻,要住一次青旅,否则一恍惚间就觉得自己老了,过了住青年旅舍的年纪。
不要留有遗憾,人生短短几十年而已。

3 松花江
安排好住宿,洗完头发便去了中央大街,大街上人很多,卖哈尔滨红肠、姜汁可乐、俄罗斯大面包、长串糖葫芦、还有西餐厅、重庆小面。哈尔滨有很多西餐厅,也有很多重庆小面店。西餐厅多不奇怪,重庆小面多倒挺奇怪的。
一定要吃。

吸溜着热乎的姜汁可乐暖手暖胃,一个人左看右看,看陌生的街道陌生的风景陌生穿貂的男人女人,突然一个男生拍了一下我面前的西餐厅广告牌,边拍边说话,不是跟我说,也不是跟别人说,而是自己一个人在念叨。他戴了个很奇怪的帽子,比我的帽子还奇怪,背了个学生包,包上全是花花的卡通人物。
我又开始跟踪了,他走几个地方就停下来咔嚓拍一张,拍完来几句,跟踪了一会儿我发现原来他在跟手里的人视频……没有带心爱的人来看风景,这样边拍边分享也行。
路过一位要饭的老人,他停了下来,把手机放到口袋里,又用嘴咬掉手套,提起厚棉袄费劲地掏裤子口袋找零钱,掏了半天才发现钱包在上衣口袋,从钱包里掏出一块钱递给了等了很久的老人,动作很搞笑,却感动了跟踪的我。不过快走到松花江要过地下通道,我把人给跟丢了。
白天的中央大街
夜晚的中央大街
葱花江上的糖葫芦

沮丧着从地下通道走到地面上,过了个马路便看到了心中的松花江面,啦啦啦啦啦啦,心里欢呼着,开出很多朵黄色小花朵,不管会不会滑到,我小跑到江边,江边开拓出一片冰面给人们游玩,溜冰的,打铁陀螺的,滑雪车地,坐在像洗澡盆上让人拉着走的,情侣,一家人,一伙朋友,很少像我这样一个人。
认识一只狗,叫娃娃,女的。

踩着雪吱吱呀呀走到松花江中心,火车从东边江面上的大桥上开过,太阳在西边江面上一点点降落,暖红色的光落在白茫茫江面上,人在江面上看夕阳,厚厚冰面下有鱼群在游走,天上偶尔还有回家的鸽子,一次两次三次来回盘旋。常常看到很孤独的景,孤独得鼻酸,又觉得一切又是在一起的,大家谁都没离开过谁,不管是鸽子,鱼群,落日,遗落人间的雪,还是和我没有关系的人群,去世的人,以及远方的人。
第二天我和一个叫胭脂的姑娘穿过了整个松花江来到了江对面,才知道江对面就是太阳岛,那座吸引我们过来的红色城堡也不是城堡,而是缆车索道。
松花江真的好美,宽阔的美,冬日寂静的美,落雪积累的美,让我想起夏日看过戈壁滩,一样的荒芜,一样的一望无际,宽阔得想留一辈子。可我知道旅行的人总是在路过,总要回到源头去。

落日
狗拉雪车
(一定要带你爱的人冬天来松花江,哪怕只是两个人在江面上一句话都不说,只是站一站,停一停,看一看落日和那桥上呼啸而过的火车。)
4  丢包
一心想去漠河,却没有买漠河的票。
收拾行李出发,到达第一站哈尔滨,再去哪里,我自己也不知道,或许是漠河,或许是齐齐哈尔,或许是满洲里,也或许是海拉尔,全看天意。
从松花江回来,天完全黑了下来,我坐到青旅大厅等结伴的人。为什么住青年旅社,其中一点就是可以作为旅行出发的第一站,找同行的人,找对人了,这次旅行就成功了,找不对人,砸糕。
这也是缘分。
在角落里坐了半个小时,人渐渐多了,有从雪乡雾凇岛回来的,也有像我这样逛完松花江中央大街回来的,就在我望着一批一批走进来的人时,一个长得像杜鹃的女孩进来了。她和一群人同时走进来,跟在她身后的男生,走到前台办住宿手续,她背着大包坐到我旁边桌子的沙发上,带着外面的寒气。
这个长得像杜鹃的姑娘就是胭脂,和杜鹃一样的齐耳短发,一样消瘦的身材,一样上翘的嘴唇和尖下巴,一样的大长腿。那种感觉很奇怪,她给人的感觉是逼人的,感觉出做事利索,不拖泥带水,聪明气往外冒。
“去漠河吗?”
“去。”
“明天走吗?”
“走。”
“一起吗?”
“一起呗。”
像边境线上交易白粉一样,简单爽快地成交了。后来我们又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叔同行,女儿九岁,儿子一岁,抛家舍妻想出来看世界,被我们俩开玩笑了一路子,估计大哥心里恨透了我们俩,哈哈哈。
第二天上午去了圣·索菲亚教堂,又走了趟松花江,下午坐着公交车逛了逛哈尔滨。听着挺浪漫,可回城的公交车站牌超级难找,回到青旅已经快四点多了,撒了泡尿,便打了个车去了火车站。

教堂

司机师傅跟我们扯了很多,哪里有最好吃的烤串,哪里去看东北二转,哪里有跳脱衣舞的地儿……下车看到哈尔滨东站,想一想要去漠河了,不由得一阵激动,想大叫。可是我突然发现肩膀为什么那么轻了,完蛋,把背包落在了出租车上了!马上跑回下车的地方,车子已经走了,钱、身份证、银行卡、kindle、充电线、换洗的睡衣都在包里,报了警,打了公交台,把银行卡上的钱转到支付宝里,我知道找不回来了。
补办身份证,取票,又跑回原地等。人总是这样,抱着一丝丝希望,哪怕明知道没有希望了却还要等。夜里气温零下二十多度,我坐在箱子上等,脚尖冻得疼,没有哭,也没有给任何人发信息,只是一个人看着路的尽头,傻傻的盯着,什么也不想。周大哥和胭脂也陪我等,每来一辆出租车,他们都会跑过去说,这个姑娘的包落在了出租车上了,身份证和银行卡在里面能不能帮忙找找,有的师傅说“肯定找不到了”“我怎么知道怎么找”“完了,别指望找到了”“还找啥”,也有的师傅会说“我问问寻呼台”“我用我们的巡讲机帮忙找找”“我给我们哥们都说一下”“你打电话几几几”……帮忙与不帮忙,不是一念之间,是惯性。
佛祖说,要培养慈悲心,慈悲是体恤,是设身处地,也是伸手帮助他人。
后来包没有等到,上了去漠河的火车,刚上火车我突然想起来,会不会我就没有背包出来,因为当时只顾着用手机滴滴打车,忘了背上自己的小包袱。
打电话给青年旅社,确实是在青旅,三天后我从漠河回到哈尔滨,他们还替我保留着,包上贴了标签,写上了我的名字。就这样我和我的小包袱分开了三天,在漠河的这几天就一直在转账借充电器转账借充电器,胭脂除了对我的马虎有戒备之外,一点都不嫌弃我。
丢包教给了我很多,像每次无助都会教给我很多事情一样:要做好事,要积善行德,要准备随时帮助别人。
再放一张可爱的娃娃

半夜发了个朋友圈,把事情用轻松的语调说了一下,没想到收来的全是笑话和数落,马上删除掉,如果下次谁丢包,我会给她(他)安慰的抱抱。因为这是我想要的,不是数落,不是笑话,也不是提醒你长心眼和注意,而是拥抱。
那时候我是一只忧伤的狗,不需要更多的责备。

5 江那边是俄罗斯
漠河火车站
我不写游记,从来都不写,没有尝试过,也觉得不适合,我适合写小说,写故事,却不适合记流水帐,当然在我心中游记不是流水账,而是丰富化了的流水账。我喜欢起承转合,喜欢突兀,喜欢出其不意的结局,游记不是。

红豆,牙咯哒,酸酸甜甜冰冰凉凉

第二天我们去了九曲十八弯、黑龙江第一湾和乌苏里浅滩。
从县城漠河到九曲十八弯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(?我也不记得了),到达目的地后,我跟胭脂下车去小木屋撒了泡尿,建议便秘的人冬天去漠河不要在外面上大厕,小心冻坏屁股。至于厕所环境嘛,自己有机会亲自去看看,还好是冬天,都冻住了,不敢想象夏天是什么样子的,应该万物涌动吧,哈哈哈。
木屋是厕所,不是住人的,拉屎的茅坑像吊脚楼

九曲十八弯一定要上去看看,虽然门票五十只是上去望一眼,但走上去遥望漠河风景真的很美。曾经看过一张雪林的水彩画,登上去你就会看到和画中一模一样的风景。
不知道夏天有多美
雪松,小路
离开九曲十八弯便去黑龙江第一湾,由于1987年大火把漠河到阿木尔都烧了,路两侧的树木是这二十多年新长出来的,很少见到很粗的树木,和想象中的林海雪原有很大的差距。但当车子从大路开进小路,越来越接近深山,风景一下子转变了画风,那种失望就一点点消退了,风景一路美得惊人,世界只剩下黑与白两种颜色,黑的是山和树,白的是雪与天。因为阴天,天与地浑然成了一体,像看了一幅流动的山水泼墨画。
阴天时的进山路

只有冬天到漠河,你才会发现中国的泼墨画不是写意而是写实,真真切切的,漠河的冬天就是一幅写实的泼墨山水画。
阴天时的雾凇
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我们赶到了第一湾,龙哥让我们先吃饭再爬山,山脚下有三间临时搭建的屋子,一间做饭,两间坐人,菜没得选,只有几样炖菜,因为蔬菜不好运,只能用几个锅把菜炖成东北乱炖,不过味道很好,强烈建议你如果想吃小鸡炖蘑菇就在这里吃吧,一份78,一小盆。我们当时感觉贵,没有吃,到了北红村一份小鸡炖蘑菇180,第二天到了北极村,小鸡炖蘑菇260……临走,也没吃小鸡炖蘑菇。
黑龙江第一湾,你得爬到山顶才能看到第一湾的全部景象,上山的路是木制板子搭建的,很滑,下山的路更滑,木板上全是冰,每个人都很小心翼翼,但一会就有几个摔倒的,快爬到山顶的时候,遇见了一位74岁的大爷,他比年轻人还厉害,气不喘,脚步稳,吆喝着下面的气喘吁吁的年轻人快点走就到山顶了。人与人就是如此不同,同样的七八十岁,有人还可以爬山,有人已经腰背不直坐上了轮椅,也不知道是天命还是人为。
黑龙江第一湾,河对面是俄罗斯
弯不弯?

从第一湾下来后龙哥带我们去了乌苏里浅滩,那边有“恭喜你找到北啦”石碑一块,还有地标一尊,很多人到这里都脱个精光拍照。
漠河的每个景点都值得一去,阴天有阴天的美,晴天有晴天的美,第二天天晴了,特别特别蓝,穿越原始大森林的途中遇见一路的雾凇,
穿越原始森林时遇见的雾凇

总结一些可能有帮助的东西:
★ ★★ 旅费:
总花费三千左右,贵在来回飞机票,建议大家提前预定,会省出不少钱。到漠河龙哥帮我们省了很多,住宿费因为我和胭脂住标间,每人一天只需五十大洋,吃饭漠河普遍偏贵,其余的就是景点费用,无其他花费。
★ ★★ 记得做好保暖措施:
口罩、防雪棉鞋、厚帽子、围巾、防雪手套,最最重要的是要带暖宝宝,贴肚脐眼,贴手机,不嫌麻烦的话带个保温杯,胭脂带了保温杯一上车我们俩就喝两口热水暖身子。
其实到那里最容易冻到的是脚,脚尖,脚上贴暖宝宝是不管用的,烫你一会儿就冰凉,建议到哈尔滨在小摊上买个毛鞋垫,买双毛袜子,袜子最好穿两双或是三双,鞋子千万别湿别进雪,否则冷死了。鞋子要穿比平时大一号的,好塞几双袜子和毛鞋叠。嗯,就这样。
赶上生理期的话,建议带包黑姜糖,晚上喝一杯暖身子。另外要注意的是,不戴手套拍照时间长了,手会冻僵,甚至有截肢的危险,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捧一把雪使劲搓,让手回暖,千万不要用热水烫。
天黑了尽量不要在外面逛,真的很冷,如果找不到回住处的路,只有冻死在外面了。
★ ★★ 拍照:
衣服颜色要亮,其实白色也可以,黑不行,如果行李箱小,带不了那么多外套,多带几个好看的披肩,彩色的。买了单反不会用,在家里放了三年,这里的照片都是手机拍摄,大部分是原图,有的过了下滤镜,真实的风景比图片漂亮一百倍。
路上的风景只能用眼睛看,吱吱哇哇拍再多到最后都不如脑子里的记忆,所以每次上路我只会睁大眼睛去看去记忆。
★ ★★路线:
本来打算是先到哈尔滨——漠河——满洲里——海拉尔——哈尔滨,后来包落在了哈尔滨,倒腾不出来现金就匆匆定了回程的机票。如果你时间充裕的话,建议这么走:
第一站肯定是哈尔滨,两三天去雪乡(爸爸去哪儿拍摄地,听去过的人说还是要去一次),第二站去漠河(两三天)。
离开漠河后如果你还有时间,建议一定要去满洲里和海拉尔,其实这次目的地就是海拉尔,想看冬天的海拉尔,虽然冬天的海拉尔什么都没有,但就是想看它什么都没有的冬天,白茫茫的冬天,空阔无迹的冬天。
当然海拉尔最美的时候是8月份,龙哥说他们夏天会跑漠河--海拉尔---满洲里这条线。
因为不是专业旅行者,只能凑假期出去。其实特别想从哈尔滨往东走到海参崴,然后再往北去佳木斯,去黑河,到漠河,然后去满洲里海拉尔。
也只能想想了,特别不喜欢好几天穿一件衣服,也特别不喜欢不能洗澡洗头身上发臭,更不喜欢遭罪受苦。所以注定不能一走走一个多月,除非春夏秋天气还好,可以拿很多衣服上路的时候。
★ ★★青年旅社:
上面说了找青年旅社的办法。现在说下住青旅该注意的。
其实也没住过几次,卡兹是第三次。青年旅社一般要自己套床罩铺床单,床单我会铺,呵呵,但是被罩真的不会弄。第一次住的时候还是舍友帮我罩上的,建议不会套床罩的家伙,出发前可以先学一学。
青旅标间有卫生间,床位的房间没有,用公共洗澡间,出门要带好洗漱洗澡毛巾拖鞋,我碰到好几次有人借牙膏的,青旅也卖小牙膏,有的不卖只能自己出去找超市了。
找青年旅舍,第一要选国际青年旅舍,第二要排名靠前的,靠后的一个姑娘家不建议选择。
★ ★★ 丢包了咋办:
其实丢包的人已经很自责了,就不要再责备或提醒了。我是最讨厌别人提醒我,更害怕责备,责备与提醒会让人畏手畏脚,以及不信任。这可比丢了包可怕。
昨天看到《橘子不是唯一水果》结尾处写,人生就是悲喜剧交替。是这样的,有high的时候也有丢包伤心要死的时候,丢包怎么办,赶紧找,找不到就算了,没了身份证也可以上火车走人,售票厅都有补办临时身份证的,也可以输入身份证号去找住宿,银行卡里的钱马上转走或挂失。其他损失,就是自己承担了。
所以丢包的那瞬间,我好想变成特别特别有钱的人,找个专职司机,再雇几个保镖,不背包不就不用掉了吗,像我们老板一样。
丢包反而会让人奋发图强呢,说倒底,是树不够大,小小的包都能震撼到你。
暂时想到这些。
没了。
冷得澈透、干净、清亮
我可能不会去比漠河更冷的地方了

END
转自豆瓣热门

跳转到指定楼层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易信易信
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
回复过本主题
的还回复过:
发表于: 2016-1-6 16:43:14 | 只看该作者

大东北 等着我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本版积分规则
主题 5072 | 回复: 32025
钱柜娱乐生活网手机版
用手机扫一下,轻松易点,查看网站最新资讯!
钱柜娱乐生活网官方微信
扫码二维码,关注钱柜娱乐生活网微信公众平台,和小生亲密互动
钱柜娱乐生活网商务合作
广告投放、活动推广、资源整合,欢迎联系!商务热线:0514-87222590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网站招聘|百度地图|小黑屋|客服中心|站点地图|  | 公司:钱柜娱乐天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:0514-87222599 地址:钱柜娱乐市文昌东路江苏信息产业基地中国创谷5楼(京东大楼北侧) GMT+8, 2017-12-11 18:55 , Processed in 0.176791 second(s), 77 queries , Redis On. Powered by Discuz! X3.2 钱柜娱乐生活网 © 2001-2016 Comsenz Inc. ( 苏B2-20130097 苏ICP备11064819号 苏公安备C3210000040 )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